分享到: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迷奸  »  前女友和情人一起虐待我





门卡插一响,影欢快得奔向大门,在小杨刚进来的一瞬间扑进他怀里,小杨微笑着,温柔的回应着影热烈的吻,顺手关上大门。



满桌子是丰盛的菜肴。



“好丰盛阿,怎么这么多,过年阿。”小杨打趣她。



“你一个星期才来看我一次,我就当是过年了。”影风情万种地用下体在小杨胯下摩擦,随即伸手在他胯下一抓,挣脱他的怀抱。



小杨兴奋的飞扑上去,把她扑倒在厅里的沙发上,粗鲁的撕掉影的睡裙,影娇笑着,毫不示弱的解掉小杨的皮带裤子,很快两个人赤裸相见,娇哼和男人兽欲的呼吸声,弥漫在室内。



这所发生的一切,都没有逃过我的眼睛,透过直对大厅,柜橱下方的百叶,我一直趴在里面窥视,但我看的不太清晰,影的一条黑色丝袜套在我头上,只有嘴的位置,丝袜上露出一个圆孔,正好是嘴的大小,一条狼狗项圈将丝袜紧紧束在颈间,不锈钢铁链连着项圈一直垂到地上。



这条丝袜,影整整套在牛仔库下穿了一个月,睡觉都没有脱下,因为据说可以瘦神,所以上面有影很浓的味道。



沙发上,小杨轻轻一抖,终于射了出来,影仍然大声的呻吟,高叫,亲爱的,我爱你。良久才平静。



影懒懒在沙发上,小鸟依人般靠在小杨怀里,对着柜橱,大敞着双腿,淡白的精液在阴户里闪耀。



“我今天收到你给我东西,是钥匙,干什么用的?”小杨问。



“礼物阿,不喜欢吗?”影俏皮的问。



“喜欢,你送的我都喜欢,不过一把钥匙不能叫礼物吧,你是不是又要敲诈我阿,过去你一送我礼物准会有点要求的,不过只是一把钥匙,就太离谱了吧。”小杨环抱着影,轻松用手的挑逗着影丰满的乳房。



影也同样用手指轻轻在小杨健美的胸上画圈,听了他的话,突然从他怀里挣脱,沉下了脸,影很嬗变,但这很吸引小杨,虽然总有手足无措的感觉,往往都会是影最后占上风。



“我要求过你什么了?一年了,这个家你一个星期只来一次,甚至不来,我只有自己躲在这个死人地方,你每天抱着老婆孩子,我那?!?!”影几乎哭了。

小杨有点错愕,随即温柔的劝慰“你知道了,为了孩子,我不能离婚阿。”

“我知道阿,我让你离婚过吗?我只是说我很孤独。我真没要求你什么。”影很委屈。



“是我说错,我道歉,好了,别哭阿。我弥补,有什么要求你说,我是说,你的确有权利提任何要求,我都答应你!”小杨拍拍胸脯,“不过不要给我戴绿帽阿。”他打趣,微笑着。



“去你的,我有过吗?除了你那宝贝,我才不让别的臭男人进到我身体那,我只会恶心。”影发誓壮“我真什么要求都可以?”



“当然我答应你了。”



“对了,你还记得我以前的男友吗?”影突然问。



“记得阿,他不是出国两年了。突然提他,干什么?”



“你听我说阿,那时候我真很喜欢他,我和他从小认识,叫他哥哥,后来我再遇见他,我真以为我是爱他的。”



“什么叫以为阿?”小杨问。



“当然我现在才明白我爱的只有你一个了,傻瓜,明知故问。”



小杨傻笑。



“那时候,为了爱他,我真的什么都作,你知道吗?他是个受虐待狂。”

“真的阿!”小杨很惊讶“他看起来很壮,象虐待狂还差不多。”^ 哈哈,小杨笑了。



“别开玩笑了,他真很变态,甚至要我在他嘴里小便,还说要给我舔干净大便后的屁眼。”



小杨在笑。



“我真是为了爱他,真给他小便喝,后来和你之后,我觉得他好恶心,不过后来,我回想起来还是真刺激阿,而且,家里都不用准备手纸了,多省阿!”哈哈哈哈,他们两个相拥笑作一团。



“你不是说你真喜欢虐待男人了吧,我可不愿意。”小杨还在开玩笑。

“我才舍不得那,我疼你还来不及那,怎么舍得虐待你,只有象他那种贱人我才想去虐待那。”



影有意无意得瞟向柜橱。



“毕竟当过你男友,不好说他是贱人吧。”小杨说“贱人还是抬举他那,他连贱狗都不如,连大小便都吃,还能算人吗?”影得声音里充满不屑。



“还是口下积德吧,辣妹。”



“你是不知道,他前两天回国了,带着大包小包来找我。”



“他找你干什么,都分手了。”



“他说要作我彻底的奴隶,你说这人变态不变态,”



小杨无语。



“还说他从德国回来没有回家,就直接来找我,就是想从这个世界消失,永远在这个房子里不出去。我一开始还好言相劝,说我找到我最爱地人了。”

影深情地看看小杨。



“后来他更过分了,跪在地上一个劲磕头,说磕死在这里,求我收他作奴隶。我急了,死命抽他耳光,骂他下贱。”



“他不正高兴你打他了,他是变态。”小杨说。



“可不是,可是,我打了他一百多耳光,我竟然射了,我第一次感觉到体内忽然涌出,我感觉好像到天堂了。”影陶醉地说。



“你也变态了。”小杨说“但我真喜欢那感觉。他后来甚至央求我,说,他只是想作奴隶,连你也可以一起伺候,还拿出一个贞操裤衩,自己上了锁,说这辈子也不奢望和我有性关系,还把钥匙交给我。”



“等等,不是这把钥匙吧。”小杨拿出那个礼物地钥匙。



“就是阿,我怕你怀疑我会让别的男人进入我的身体阿,所以我第一时间就把钥匙寄到你公司了。”



“什么意思?你是说他在这屋子里?”小杨下意识把衬衣盖在自己裸露的下体。



影没说话,站起来走向柜橱,一下打开门,从地上拾起狗链,将我牵出柜橱,我跟在她赤裸的身体后亦步亦趋地爬行。



牵到了小杨面前。



“跪好了,贱货。”影重新坐回沙发,小杨的身边,肆无忌惮地大辟着双腿,左手拉着铁链,右手在我头顶一拍,喝到:“发什么愣,笨蛋!还不赶紧求求杨先生,要不要你,看杨先生地决定了,他说要你就要你,不要,我就把你杀了,支解了,喂狗,反正象你这样地废物,留在世界上也没什么用。”



我趴伏在地上,给小杨磕头“杨先生,可怜可怜我,就让我留在你们身边作奴隶吧。”



影又一个巴掌拍在我头顶,“笨蛋,还不赶紧叫主人,以后杨先生就是这个房间的主人,我当然是女主人了,说动听点,告诉主人你是什么东西,说你有多感谢主人。”



“我是一个会说话的工具,我不是男人,我感谢主人能收下我,使用我,我一定会用我的整个生命去让您和女主人快乐。”我继续磕头。



影婀娜地蹁腿跨立在小杨大腿上,铁链在头顶优美地绕过,有意用脚后跟在我头顶轻踢而过,然后扭着腰肢,用乳房在揉搓小杨胸肌上,高跷起屁股,小杨的精液顺着她腿留下来。



影头也不回地一抖手里的铁链,骂道:“贱货,还等什么,都留到脚面了,快给我舔干净,别浪费。”



我连忙用嘴从她地脚跟舔起,直到大腿根部,都舔干净,而影则一心一意地扭动自己完美地身体,展示给小杨看,还用嘴含住他地乳头。



“可是……这个……也太过分,他是个大男人阿,我……不喜欢他碰你。”小杨被逗地很兴奋,但还是说。



“亲爱地,他怎么能算男人那,他把你地精液都喝下了,他狗都不如。”

影又一拉链子,仍旧不回头,喝到:“还不谢谢主人赐给你精液喝。”

我又磕了一个头“谢谢主人恩赐精液给我喝,我很荣幸。”



“你看到了,这个也叫男人吗,你给他精液喝,他还要磕头谢你。”影很轻蔑“可是……可……”



“别总那么别扭了,你说会答应我要求地,我要嘛,我要嘛,我现在很想要个玩具玩,我好寂寞阿,他要是敢对你不敬,我就杀了他喂狗,,反正没有人知道他在世界什么地方。好了,我答应你,等我玩够了,我就一脚把他踢走了,求求你了。”影撒娇



“我眼里你才是男人,其他都是猪狗,尤其这个东西,猪狗都不如。我好爱你的宝贝阿。”影说着用手轻轻抚摸小杨的阴茎,慢慢蹲下,将阴唇在上面蹭,小杨舒服地闭上眼睛,仰起头。



影把铁链从胯下掏出来,一拉,我的头就被拽到小杨大腿间,她的胯下,小杨的阴茎就在我嘴边,影用手将阴茎向我嘴边一送,我顺从地张口含住,轻轻吮吸,上面还有精液地味道。



小杨睁开眼,刚要说什么。



“亲爱地,享受,别说话。”影一手捂住小杨地嘴,湿润地阴户压在我后脑有韵律地扭动,我嘴随她地节奏吞吐着小杨的阴茎。小杨被欲望冲昏了头脑,开始呼吸加重,阴茎在我口中变大。



影拉起我头发,粗鲁地将我后拉,命令“舔我屁眼,贱货。”



小杨的阴茎从我口中弹进她的阴户。她有节奏地上下前后蠕动着臀部,感受小杨的阴茎在她体内。



我始终将舌头舔在她的肛门上吮吸不停。



“舔我逼,再舔屁眼,来回舔,用力舔,贱货。”影地动作越来越疯狂,杨的阴茎一下滑出她阴道。



“快给我叼回来,贱货。”影性急地说。



我连忙到她胯下,从侧面衔住他的阴茎,让它直立起来,影迫不及待地将阴部坐下,我来不及躲开,被她坐的眼冒金星,但丝毫不怠慢继续用嘴在她阴户和肛门间游走,尤其当我舔她阴户的时候,小杨的阴茎磨得我嘴唇疼。



又掉出几回,我不等吩咐就帮她将阴茎用嘴扶正。



小杨彻底兴奋了,完全忽略了我得存在,将影压在沙发上,高跷起她得双腿,将阴茎插入她体内,她疯狂高喊:“亲爱得,我爱……你,我爱你,快快,……贱货让主人更兴奋……含住……主人……睾丸……舔主人,,,屁眼,我的屁眼……逼,阴茎……”



我得嘴迅速在他们热烈胶合的下体游走……



影再次骑到上面,我依然在他们下体,用嘴伺候,小杨一声闷哼,随即影也大叫一声,来了高潮,她猛抬起屁股,大喝一声:喝!!!



我知道什么来了,我用口紧紧包住她的阴唇,一股猛烈的尿液混合着她的爱液,她情人的精液,一咕脑全灌进我的喉咙……



小杨蹒跚走到旁边的餐桌,狼吞虎咽。



她上厕所,坐在马桶上,让我跪在她面前,“贱货,听见我拉出一节大便,就给那大便磕个头,知道嘛?我大便都比你高贵。”



咚的一声,我磕头,当我抬头的时候,影一个耳光扇过来,随即肆无忌惮的大笑。



“给我好好舔舔,屁眼里面也是,伸进去,使劲阿,蠢货。”影大便完让我舔干净,一边让我舔,一边不时回手给我耳光。突然她肛门一张,一股臭味袭来,在她的屁里,我终于有机会把舌头深深插入她的肛门,为她清洁。



她将一把手纸让我叼好,头靠墙,转身将屁股在手纸上狠蹭,擦干净我的口水。



影已经半躺在沙发上,我已经给她用嘴清理干净,甚至又给了她一次,高潮。

她一把推开在她胯下我的头。“去给杨先生清洁一下,贱货。”我爬向吃饭的小杨,影不忘在我屁股上踢一脚,“快点!”



我为小杨舔干净下身的时候,他甚至连看都没看我一眼,继续狼吞虎咽。

似乎看我舔小杨的下体,影很兴奋,她走到小杨身边,坐在他腿上,“我给你表演一个解闷好嘛?”



她撒娇



“什么?”



影起身从我行李了取出一个东西,那是一个佩戴假阳具,她熟练的系在胯下,在我贞操带的后面,肛门的位置有一个空洞露出屁眼,她很快用凡士林涂抹在我肛门上,又给自己腰间的假阳具涂上,她胯在我臀部上方,微微将腿圈起,将假阳具的头顶在我肛门上,说了一声:“放松,贱货。”一挺腰就插了进去,她扶住我的腰,将臀部不断冲着我,我没有得到停止的命令,继续舔干净小杨的阴茎,这时候小杨的阴茎开始变大,他兴奋了,一手纠住我头发,开始在我嘴立抽插,我能听见身体上方,他们在接吻的声音,不久,他一把拉出阴茎从我嘴里,精液射了我一脸,才又坐回桌边。



影从我肛门里拔出假阳具,走到小杨身边,“快给杨先生舔干净,瞧你弄的这么乱,废物。快点舔干净,你真脏,你看你把我鸡巴弄的这么脏,也给我舔了。”

我一一为他们清洁干净,影似乎还没尽兴,又取来灌肠器,给我灌肠清洗,整整600cc ,然后用软木塞塞住我肛门,看着我痛苦的在地上呻吟,翻滚。

“我想看这傻逼手淫给我们看,给我钥匙,打开一会好吗?”小杨没有反对。

很快,贞操带去掉了,影很粗鲁的揪住我的鸡巴,用力撸了半天,当我到达要射精的边缘,却突然停了,在我身上踢了一脚,走到小杨身边耳语几句,他们会意一笑。



“给我滚厕所去,别弄脏地面!你这狗屎!”影有给我一脚。



我进入浴室不久,他们也赤裸着进来了,两个人都跨在我脸的位置开始,小杨开始爱抚亲吻她,他们的身体紧密的摩擦着。一边接受爱人的宠爱,影也没忘了骂我:“怎么原来瞎眼爱上你了,你哪里好?你根本不配作人,下贱的喝人小便,给我手淫看,快,表演,你就配我拿你当猴耍,给我情人取乐,舔他鸡巴,你什么玩意阿,你就不该生出来作人,就该用一泡尿把你淹死,我要是你妈,当时生出来就把你再塞阴道里憋死,你就配在我阴道里,没事给你点尿呵呵,以后我们的大小便都是你的,直接给我吃下去,给你粮食吃,是浪费!快射,射阿。”她又给了我几脚。







操老师影院,传奇色影视,快活林电影A片月黑之孽,伊人成人影院
上一篇:私生女伊怜 下一篇:什么味道都尝过